什么是金融聚集度_科学技术与工程外审
发表时间:2017-08-22 05:36:07    来源:freephpcms.com

  “我现在30岁的年龄挺尴尬的。上面有老人,下面有快两岁的孩子,幼儿园学费一个月1600元,再加上房贷,都不是小数目。”郝云峰说。此外,习惯了大城市吃顿饭三四百元的消费习惯,他们也很难忍受小城市低工资条件下的生活水平。

【天府好家规】都江堰吴氏家族:乡邻和睦 让地让路又何妨?什么是金融聚集度

  她的丈夫包办了所有家务,早饭、晚饭,甚至每周的订票任务。时间一长,马芳林的丈夫也摸出买票的规律,“我每到周四周五,就给她买好下周一到周五早上的票。晚上的车票比较充裕,但是周五比较紧张,也给她买周五晚上的,所以一共是6张。”

什么是金融聚集度

  除了天气因素,调整列车运行图(下称“调图”)更牵动着高铁上班族的心。前几年,由于调图取消了早上合适的车次,李荀整整开了一个月的车上班。听铁路工作的人讲,有两个县级市互相较劲,希望增加自己的停靠车次,减少另一方的停靠车次。“我们着急啊,差点就发联名信了。”李荀说。

  从涿州东站到北京西站,G6704全程行驶25分钟。在与身旁乘客聊天时,他常常能遇到同一个小区或附近小区的邻居,后来大家约定一起拼车去高铁站。

  但在这段每日耗时近4小时的旅行里,她更多体验的是拥挤和无聊。“最让我痛苦的就是地铁拥挤,早上在军博挤,在西站也挤。”为了挨过漫长的上班之路,她总结出了一系列小窍门。

让点宅基地又何妨


  大城市承载的梦想

  另一方面,郝云峰对廊坊的居住环境倒是比较满意。两个人坐高铁的成本每月是2600元,这大大低于他们在北京五环外的租房成本。而无论是卫生条件,还是邻里关系,他们在廊坊购买的新房都要远强于租的房子,“基本上买了房都是打算要在这儿过一辈子的”。

  可是在冬天下雪和夏天下暴雨时,高铁也会延误。碰到这种“抓瞎”的情况,李荀要么退票开车去房山线的篱笆房站换乘地铁,要么请假,这不可避免地会影响他的工作考核。“公司同事表示过不满,但他们尊重我的选择。”李荀说。


  此后,学乖了的马芳林总会忙里偷闲,找个售票窗口把车票打印出来。最多的一次,她花了十几分钟,才出完五六十张车票,帮她打票的售票员也啧啧称奇。

  “我在涿州的一部分社交圈是在高铁上建立的。”李荀说。从涿州往返北京的常客从事着不同的行业,有的和李荀一样在互联网公司工作,也有人做销售经理、护士和技术员。为了互相提醒买票和列车延误信息,经常坐高铁的这十几个人组建了微信群。

什么是金融聚集度

  站在取票厅里,面对机器上翻不到头的车票信息,马芳林(化名)才深刻地感受到,原来每日的往返竟然消耗了这么多车票。

  日复一日的往返,会有让人感动的时刻,有迟到1分钟时,工作人员帮她通融进站,也目睹过几次乘客给老人和孩子让座。


  最初,李荀开车上班,从涿州家里到石景山游乐园附近的公司,走京石高速来回大约130公里,有时还会碰上拥堵或是封路。后来,听说有人乘坐京津城际列车通勤,李荀开始琢磨搭乘高铁上下班。

什么是金融聚集度什么是金融聚集度

  当听说程时兵住在河北廊坊、每天乘坐高铁往返于京冀之间时,同事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程时兵所在的公司位于号称“宇宙最堵”的北京西二旗(位于北京西北部)。居住在北京东南部的四惠、亦庄的同事,每天早上6时多就要出门上班。从距离上来看,廊坊比这些地方要远很多。

  “为啥不能一下子开通月票呢?”马芳林说。


邻里和睦

什么是金融聚集度

  与打票同样烦恼的,还有改签。加班晚了到车站改签还好办,要是忘带身份证,人就真的崩溃了。有一次她把身份证忘在家里,只好使用涿州东站办理的临时身份证登车。但当她返程延误要求改签时,北京西站的工作人员告诉她,没有照片的临时身份证不能办理改签。“可是在北京办临时身份证必须要有照片,还得现照,队排得老长。没办法我就又找了另外一个工作人员,他没说什么就给我改签了。”马芳林说。

  为了保证每日通勤能够准点,马芳林有着严格的作息时间表。每天她6时起床,6:50从家里出发,7时左右到达涿州东站,然后坐7:11的G6704赶往北京西站。再坐地铁9号线转6号线,一般她都能在8:30赶到公司。


  如今,早晚的高铁车次固定了,多一班少一班的调图不太能影响到高铁上班族。李荀也把高铁通勤的季节固定在有大雾的深秋和冬季,每年大概有4个月的时间。习惯了频繁穿越省界,李荀只有在看到路边的某个房子时,才突然反应到自己其实是跨省上班。

什么是金融聚集度

  可即便设定了周密的买票流程,这位细心的丈夫还是在一年多的买票工作中出现了纰漏,忘记购买了某天早晨的车票。那一天,马芳林只能临时购买7:28发车的车票,然后一路狂奔到公司,但还是迟到了20多分钟。

什么是金融聚集度

  从位于北京朝阳门丰联大厦的公司,到河北涿州的家里,单程1小时40分钟的车程,马芳林已经走了1年半,也用身份证“检”了1年半的票。她没想过取出车票去报销,因为刷身份证能节约出宝贵的两三分钟时间。这时她才发现,她想报销的“北京-杭州东”的车票,已经被一堆“北京西-涿州东”的车票所淹没,再也找不到了。

吴氏家族所在的都江堰市安龙镇,举办好家风活动。

在线评论

深度评论

频道聚焦

每日一书

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